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我親愛的嫂子

Le 19 novembre 2015, 10:57 dans Humeurs 0

想起嫂子剛嫁給大哥的時候,是那麼年輕,光滑的臉上白裡透紅,一頭烏黑的秀發挽起,就像電視裡、挂歷上的明星。我跑進屋裡,趴在桌上任憑自己的眼淚撲簌簌直落。哭完,我拼命地看書、解題,我告訴自己即使不為自己,也要為嫂子好好讀書。

我以全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了一所名牌大學。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,嫂子買了很大的一卷鞭炮,長長的一溜鋪在地上,像條紅色的火龍。嫂子點燃一支香,遞給我,“小明,你去點鞭炮吧!”我接過香,就像接過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。噼哩叭啦的鞭炮聲引來了四鄉八鄰的人們。

那天,嫂子的爹娘還有弟弟也來了,站在人群中。嫂子看見他們,走了過去,撲在她母親肩上,失聲痛哭。晚上,五個人圍著一張桌吃飯。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說,“小明,你真該好好讀書。”我挨個敬了嫂子的家人,真誠地感謝他們給了我一個好嫂子。最後敬的是嫂子,她站起身,笑著說,“小明,一家人,就不要跟我客氣了!”

大學裡的生活和學習比在高中輕鬆得多,每年我都以優異的成績獲得學校的助學金。而且,還有許多課餘時間去打工,半工半讀,基本不需要家裡的錢。嫂子卻仍然每個月寄錢給我,要我吃飽穿暖,注意身體。某一天我對著那個記載著嫂子每次給錢的筆記本時,突然恨起自己來。嫂子給予我的,豈是一個筆記本可以記載?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,將筆記本撕得粉碎。

大三沒念完,我就被一家IT公司特招了。我將消息電告嫂子時,她激動不已,在電話那頭哽咽著,“這下好了,這下好了,嫂子也不用為你操心了。你哥也可以安息了。”我突然迸出一句話來,“嫂子,等我畢業了,回來照顧你!”嫂子聽完,在那邊扑哧笑出了聲,“小明,你說什麼混帳話呢!將來好好工作,爭取給嫂子討個弟媳。”我倔強地說,“不,我要照顧你。”嫂子掛斷了電話。

時光衍生春夏秋冬

Le 17 novembre 2015, 04:25 dans Humeurs 0

不斷創造悲與樂。而現在,秋抓住了詩琳夏的尾巴,悄悄地繁衍又一個如塵埃般渺小的故事。

靜謐的河畔蕩漾著涼涼的河風,夕陽下的星斑微微閃爍,暗綠色的溪面在劃定的界限裡緩緩流淌,底下的水草不情願的搖擺著身軀,行人在青石鋪好的路上懶散的沐浴著陽光。無數的草木,無數的人和花,剛好安靜的拼攘成了十里河灘。猶如在污穢的花溪里鑲嵌了一面鏡子,鮮少有冰冷的怪物闖進打破這十里河灘的寂靜。

層層疊疊交錯的竹葉遇見來自遠方的風兒,會微笑著扭動纖詩琳美容細扁平的身體歡迎客人。就像,招待許久不見的摯友般狂熱;土壤孕育的不知名的花朵,也在本該蕭瑟的季節,出乎意料的把花香毫不吝嗇的贈給路過的行人,你聞,竟連泥土也是香的了。楓樹偶爾一聲嘆息,溪面上便多了一層金黃色的衣裳。一圈圈被激蕩起的漣漪用恰到好處的姿勢向四周畫弧​​,生怕行人不為它停留。

一花,一世界的仙詩琳黑店境讓每個駐足這裡的人唏噓不已。有人來這片樂土強身健體;有的人來這裡修身養性;有的人來這裡認清自己;自我反思。看慣了外面的翻雲覆雨與骯髒不堪後,偶爾將自己置身於這絕美的風景中,任其陶冶,把心歸於塵土,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。

清幽的街道上

Le 13 novembre 2015, 09:49 dans Humeurs 0

正月初一,到处都是鞭炮齐汽車美容鸣的声响,很是热闹。这一天大家是都喜欢出去玩的,我也不例外。很早的起来,母亲吩咐我端着年糕到庙房、山神等处祭拜,祭拜完毕便可以随着村中的伙伴到处游玩。在我们清碧镇,最热闹的莫过于天生桥与燕子洞了,我是很少回家的,每一年的春节都会去一次。游玩是没有兴致的,大概只是想碰上几个儿时的旧同窗,看看他们现在过的究竟怎样罢了!

待到下午太阳抗衰老靠山了,才慢慢转回镇上游玩!同伴们是午些时候就进了棋牌室的,一直没有出来寻我!街上各处灯火通明,不时传出一阵阵唏嘘尖叫的声音,任由他们喝得精彩!我从来是对这些毫无兴致的,或许自己认为运气实在是不好罢,似乎只有今日最安静了。啊……走走也好,我似乎没有在这清碧镇的街道上好好走过了,那一块青石一块砖瓦都随儿时的记忆烟消云散了。

终于,我在一块青石板上坐了下来。我从口袋里Derma 21脫毛掏出烟卷点燃娴在嘴上,任由烟圈飘逸在这清碧镇的街道上。寒风吹来偶尔惊起一轮落叶尘土飞扬,一群不大的孩童在不远处燃放着爆竹……我享受着这独自的寂静时光!

Voir la suite ≫